对话小猪短租陈驰:医生凶猛

文章正文
发布时间:2018-09-29 18:18

文 / 吴婷

第一印象

我不禁拿陈驰与我去年的采访对象们做比较。

他的外在,既不像讯飞刘庆峰踌躇满志,也不像途家罗军那样精明快意,既没有58集团姚劲波帅气儒雅,也没有红衣教主周鸿祎那么兜不住话,既不如冯仑大叔IP大,也不及樊登的大众追捧度高。

他似乎比我接触过的任何一个独角兽企业创始人都更温和内敛。

和他聊天时,无论我们说到什么波澜壮阔的情节,他都面瘫如一。

2017年11月,小猪短租的投资人,云锋基金李娜将陈驰和我拉群。“你们可以认识一下,小猪短租创始人陈驰是有故事的创业者,公司品牌口碑和发展都很赞。没有被吴婷对话过的创业者都不算主流,小猪也赶紧跟上。”

2018年1月,我和这位分享住宿领域的领航者约在了瑰丽酒店见面。我们各点了一杯咖啡,开始聊人生理想。我要探究他的故事,观察他的人设,找到纪录的角度。

《我有嘉宾》出品人 吴婷

独角兽速度

就在这次见面几天前,小猪短租刚刚对外宣布完成1.2亿美元新一轮融资,正式“晋升”为独角兽企业。独角兽意味着成立10年以内、未上市、估值超10亿美金。这个词,不直接代表现金流或利润,它更像是一个行业象征、一种速度门槛,并且一旦拥有,媒体、资本、政府、同行、大众的关注度,全上来了。

群兽争先恐后。

根据美国CB Insights的数据,截至2017年底,全球仅有220家独角兽企业,其中,美国109家,中国59家,英国14家,印度10家,其它28家。在这个迅速进化的时代丛林,独角兽的诞生速度越来越快——在我接触和采访过的企业中,VIPKID用了46个月、柔宇科技用了28个月、优客工场用了23个月、寒武纪科技用了17个月、而2018年中刚获得新一轮融资的瑞幸咖啡,拿到这个标签,仅用了7个月。仅2018年上半年,中国新晋了52家独角兽企业。

小猪短租创立于2012年7月,成为独角兽,用时62个月。

真够慢的。

小猪短租公司内景

小猪的进化

小猪之所以为小猪,因为“猪”同“住”。

小米雷布斯在互联网创业那一波时有举世皆知的论调,“风来了,猪都能飞。”

但,这只小猪,好长一段时间都在拱地。

2008年,张旭豪创建饿了么。2010年,王兴创立美团。2011年,罗军创办途家。他们的共性,可以定义为O2O,可以诠释为消费升级,也都是分享经济;他们的到来,是因互联网基础设施的春风,因国外模式移植创新的收获。

2012年8月,在北京上地的一间40多平米的办公室里,小猪短租的创始团队陈驰、王连涛等,激烈讨论着中国分享经济住宿领域的未来:中国的短租市场将在5到10年内产生巨大变化,市场中巨量的闲置房产为短租房源提供了非常多可能,市场中的消费者也正在被培育。他们在官网上表示自己是类Airbnb模式的典型代表。

2013年的小猪,战绩惨不忍睹,每月新增十几个房源。

“那你们是互联网公司吗?”我调侃。

“我认为是,但数据确实非常没有说服力。”他淡淡地相望某个时空的方向。

中国老百姓,那时没有人愿意打开家门,给陌生人住。

这数据影响到了小猪的B轮融资。陈驰到处找钱。2013年的最后一天,陈驰被一家谈妥的投资机构拒绝了,那时他已经被40家投资机构拒绝。投资界的惯例是,12月底,就去度假,当年不再工作。小猪公司账上不到100万美元。当晚他抱着妻子痛哭一场。

那个摇摇欲坠的夜晚,一定是他终身难忘的。

第二天,他和联合创始人王连涛一商量,年终奖还是照发,一切即将到来的坏消息,都与员工熔断。

陈驰与小猪短租联合创始人王连涛

再后来有了转机。

陈驰用融来的这笔钱,人造了800套样板房。

我问:“这算不算作弊?”

陈驰想了想:“我认为,这不算。我们只是创造一些种子,定义平台的属性调性,向市场传播影响。2015年我们的量有了很大的变化,随后体验房的历史使命就结束了。”

此后,小猪的成长,有了生机,一路哼哼,高歌向前。它每年的融资额保持着从近千万美元、1500万美元、6000万美元、6500万美元的增长,直到2017年我与陈驰见面时,其融资额一举飞跃到1.2亿美元,成为估值超10亿的新晋独角兽。

没有经历过绝境的公司,都不足以具备自由生长的原动力

医生凶猛

在此之前,陈驰经历了妇产科医生、医疗器械销售、3721西南大区总监、酷讯机票销售副总裁、赶集网蚂蚁短租总经理等职业变迁。妇产科医生陈驰,要做切片的病理分析,这种缺乏创造力的工作或许并不符合他的人生逻辑,但他告诉我,这段时光,给他的职业习惯和思维方法,留下了不可磨灭的痕迹。

成功者的凶猛之处,总是善于在每一段经历中吸取有益之处

他们还善于把坏事变成好事,把错误的决定变正确,把有缺陷的人利用好,把糟糕的问题想乐观

但大多数成功者,往往唯一做不好的,就是与自己相处、和解

陈驰在管理目标失控时,和乔布斯、刘强东、董明珠等几乎所有的大BOSS一样,会出离愤怒。他告诉我,做过医生的他,非常在意所有事情的论证过程,如果有同事拿来一个拍脑袋的结论或建议,他会直接生气地让同事滚。

“这样不好,我老骂哭女同事,这却对结果没有任何帮助。现在,我已经比以前更擅长用右脑做一些非结构化思维了。”他改变自己的路径,是给自己上了紧箍咒——一个皮筋套在手腕,发脾气了,就猛地弹自己。

“我会去骂他们笨,但我不会真心觉得他们笨。如果不是创业,我对人的要求一点也不高。但现在是命运共同体,出问题是会死人的。”

这集《我有嘉宾》节目播出后,小猪短租的新浪微博转载节目并说道:“我作证,老板并没有那么爱骂人(且他本人此刻也并没有站在我身后)。”

成功者的凶猛之处,在于对待自己最凶猛。

说回2018年夏天,我和陈驰的第二次见面,就因录制《我有嘉宾》节目。

除了进行关于公司的对话、在公司的参访,他还很多维度地展现了自己的其它面:开车接我来回,做了一桌饭菜给我吃,弹唱《成都》给我听。他还说他爱打篮球,就差和我约场球了。

节目中,吴婷与陈驰共唱《成都》

其实这些都是节目组导演的安排。当他们发现陈驰并不乏味,甚至还有这么多才艺时,欣喜若狂,要求他这个成都人连夜学习弹唱《成都》。

我对此却并不意外。

他严谨而平静的外表下,隐含着一颗暖男之心,热爱生活、多才多艺,只有这样的他,才能有一天去打造一个“居住自由主义”的房屋分享平台,号称追求浪漫与情怀。

成功者的凶猛之处,在于懂得自己,会用自己,做什么,成什么。

这到底是上天的偏爱,还是因为后天的努力与时不我待?

独角兽的使命

陈驰反复跟我说:“我们的对手不是Airbnb,是酒店。”

今天,又慢又重的小猪,每天有1500套自然新增房源。而他们的工作重心,是继续死磕线下服务和屋内的基础设施微创新,智能门锁之类的。

分享经济通过提高闲置资源利用率从而获得最大收益,反映在短租行业,其实质是要颠覆酒店行业,而酒店的核心竞争力,正是经营管理模式和服务效果。

小猪和很多中国新经济独角兽企业一样,从最初的移植创新,开始迈向跨界颠覆、跃迁创新。

当代独角兽的使命,就是重新定义一个产业

历史上,有个1870~1910现象,这40年里,诞生了92项人类社会的伟大发明,包括爱迪生的电灯泡。而爱迪生电器公司,也被冠以全球第一家独角兽公司。

历史上,有个改革开放40年。1978年,中国GDP 3679亿,占全球的1.8%,排名第十;2017年,中国 GDP达到 82万亿,翻了224倍,占全球15%,成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。这段奇迹般的时光里,中国不仅实现了大规模的经济和社会转型、高速的工业化发展、深度的市场培育,更诞生了巨量的商业与科技创新。

也许我们所在的这个时代,是历史长河中尤为珍贵的密集创新期,中国故事更是层出不穷。技术的红利被灵感点亮,探索者因使命而坚持前行。这一季《我有嘉宾》,我专为大家讲述变革者的故事。他们不一样,做着各自领域的艰难变革。他们都一样,在路上前行,起步于梦想,壮大于坚持

文章评论
—— 标签 ——
首页
评论
分享
Top